党素珍:一件好事做了半个世纪

    她平凡,因为她就是一个普通矿工的家属;她伟大,因为她50年里,虽然只做了一件事——坚持为矿工服务——送水、缝补衣服、宣传安全生产知识……却一天不落,难能可贵。她,叫党素珍,山西省西山煤电集团公司杜儿坪矿矿工家属。
因患脑梗,半身不遂,如今,75岁的党素珍已病休在家5年,不能再为矿工们服务。
    党素珍病倒了,但“党素珍精神”却没有倒下,且正在发扬光大。李春娥等更多矿工家属接了她的班,在 “党素珍服务站”,继续着这位年过七旬老人50年里每天要做的事:为矿工们送上一杯热水、缝补衣服、嘱咐安全生产……
    事迹概述
    党素珍,今年75岁,山西焦煤西山煤电集团公司杜儿坪矿矿工家属。从1953年开始在井口志愿服务,坚持为矿工缝衣被扣、送汤送水、宣讲安全,直到2004年3月病倒在服务途中。
    50年来,矿工们换了一茬又一茬,矿领导换了一任又一任,党素珍扎根井口家属服务站,服务矿工,奉献矿山的信念没有变,她把自己的生命深深地融入到矿山的安全发展中。据粗略统计,党素珍在安全宣传工作中,用坏了12台录音机、300多盘磁带、5个扩音器和2个麦克风。仅最近的十年中,党素珍为矿工缝补的衣服就有14000多件,手套24000多副,用去的扣子达630袋。家庭并不富裕的她,每年光自费购买茶叶、白糖、绿豆、小米、针线及订报纸的钱就不少于2000元。
    50年,党素珍只做了一件事,一件事坚持做了50年,她以无边的大爱、无私的奉献和无悔的坚守,受到中央、省、市及集团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赞扬,被矿工们亲切地誉为“党妈妈”。
    1996年,获得全国“好矿嫂”称号;2006年,入选中央电视台“感动中国”候选人;2007年,被评为全国助人为乐模范;同年4月,“寻找感动中国的矿工”评选揭晓,获得“特别荣誉矿工”称号;同年4月,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……200多本荣誉证书见证了她50年来的默默奉献。
    病好了我再给矿工们送水
    “党大姐,你这气色比我上次看你可好多了呀!”“春娥,还干着呢吧?”“大姐,放心吧,一天也没落下。你快点儿好,好了咱俩一起去送水。”“好!好!好……”
    2004年3月16日早晨,党素珍像往常一样准备乘头班电车赶往井口,可刚出家门,身子一晃,人便倒在了路上。突发脑梗,党素珍被送往医院,当时整整昏迷了两天两夜。待她苏醒,发现自己大半个身子已失去了知觉,成了严重的半身不遂。由此,病休在家,再也不能天天站在坑口给矿工们送水了。
    据党素珍的三女儿李改金回忆,党妈妈刚刚病倒的那些日子,到医院探望的人络绎不绝。矿工韩师傅说:“上世纪50年代,我爸在杜儿坪矿下井时,就喝上了党妈妈送的开水;80年代,我参加工作后,也喝上了党妈妈送的开水和绿豆汤;前几年,我儿子上班,他也享受了党妈妈的亲情服务。我们一家三代矿工,党妈妈服务了我们祖孙三代。”很多矿工都站在党妈妈病床前说:“好妈妈,您一定能好起来的,我们都会在坑口等着您回来。”
    党素珍没有辜负矿工们的愿望,在儿女们的悉心照料下,她天天坚持锻炼,身体恢复得十分不错。李改金说:“由于脑梗塞后遗症,妈妈刚出院那会儿,根本不能讲话,每天只能躺着,不能站,不能坐。我们兄弟姐妹就轮流伺候,除了日常护理之外,最重要的就是帮助她进行康复训练。每天训练很辛苦,出一身汗,她从来没有哼过一声,就那样坚持着。”
    训练是有效果的,党素珍病后的恢复情况很好,吃饭、睡觉都不错,面色日渐红润,可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短时走路,并能简单地与人交谈。
    当记者问“大妈,您身体好了想干什么啊?” “锻炼身体,保护自己,好了,再给矿工送水!”党素珍用力说出这几句话,语气中透出一份坚定。
    为矿工服务坚持了50年
    每天凌晨4点,党素珍起床,先将家属区的楼道和楼下的公共厕所打扫一遍;大约5点,她搭矿上头趟公车,赶往1公里外的矿口,趁着矿工们开班前会、更衣的工夫,她把水烧开了……这是她为六点钟上早班的工人们送去的水,也是她一天里的第一趟水。

    后来,矿上有了通往矿井前的电车,党素珍不需要起那么早了。可是,闲不下来的党素珍,每天还是凌晨4点出门:她要在一小时之内,把家属区的四个公厕打扫干净;然后,5点钟,再挑着开水去坐头班电车到井口。这时候,上早班的工人们陆续来到井上,党素珍便端着开水迎接他们下井。
    再后来,坑口上有了锅炉房,党素珍就利用锅炉房为工人们烧水,打水。
杜儿坪矿是年产400万吨的大矿,每天上早班的工人一千多人,党素珍一次要准备3大桶水,1桶橘子粉加白糖水,1桶茶水,1桶白开水。遇到下雪天,她还会在开水中泡上一些生姜,为矿工们驱除风寒。
    煤矿单身职工多,下井干活摸爬滚打,衣服不是破了,就是扣子掉了,党素珍就自备针线,为矿工们义务缝补。心灵手巧的她有一手捻线的好功夫,废弃的包装绳,她可以用来捻成线缝补衣衫。
    早上8点钟以后,工人们下井了。党素珍又忙着换她的阅报栏:她把头天的报纸换下来,再把当天的报纸换上去。安全是煤矿生产的头等大事。党素珍时刻牵挂着矿工们的安全。
    遇到矿上开安全会、生产会,她都要背着录音机去录音,整理会上的文件资料,变成工人们最能听得懂、也最为工人所“喜闻乐见”的话。可谁又知道,她自己还是个文盲,为了编那些小快板、三句半,甚至就是一段话,她逼得自己给自己扫了盲;为了搞好矿上的安全生产宣传,上世纪70年代,没有念过书的党素珍学会了写字。每隔几天,她就会按照矿上的文件精神,更换矿口的标语。她还在矿口上开设了小广播,大部分广播稿是她自己写的。
    矿工们回忆说,上世纪70年代,党妈妈利用自家的收音机,供大家聆听来自北京的声音;到了80年代,党妈妈又自费购买了1台录音机,把矿上会议的精神录下来,供大家学习贯彻。每逢矿上开会,只要会议内容有生产和安全,党妈妈就要去参加,成为“不请自到”的家属代表。
    中午时分,二班工人开始下井,党素珍又是一阵忙碌:端茶送水,缝补衣服,放录音,讲安全,常常忙得连带着的午饭都忘了吃。
    党素珍下午四点下矿回家。忙了一天,本该歇歇了。然而,她稍微收拾一下家,就又出门了。党素珍爬坡上梁,走东家串西家:签订安全联保合同,调解矿工家庭纠纷,动员不安心在矿山的青工上班,家访“三违”工人……一直要忙到晚上八九点钟才真正回家。吃过晚饭后,她又开始为第二天的“工作”做准备了:录音,写标语,熬米汤……
    50载光阴,党素珍天天如此,无论寒暑、节假日,不管家中发生了多大的事情,她一天都没休息。李改金说:“当我们抱怨回家吃不上热乎饭、爸爸做开颅手术她不在场、不照顾家里时,妈妈总会回答,咱家的事有你们。”

  • Tags